欢迎来到四川同心文化艺术院!

庞中华:硬笔书法有没有艺术性 由群众来说

时间:2018-06-29 15:45:40 阅读量:141

30年前,庞中华出版了平生第一本小书《谈谈学写钢笔字》,从此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学习硬笔书法的热潮。30年间,庞中华出版的各类字帖、着作总印数达数亿册,他提出的口号“写漂漂亮亮中国字,做堂堂正正中国人”影响广泛。

10月12日至17日,由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宣教中心和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制笔协会、书画频道等协办,北京庞体文化艺术中心承办的“中华赤子情——庞中华书法艺术30周年回顾大展”近日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办。

中国美协原副主席王琦在展览序言中写道:“当年的年轻地质队员庞中华,以自强不息、聪明颖悟的奋斗精神和创新精神,让我们见证了一段有声有色的历史。”

问:硬笔书法家举办大型个展的比较罕见,这次展览的缘起是什么?

庞中华:这次展览是我的一个“人生展”,是对我30年书法艺术生涯的一个交待,也是向社会各界特别是书法爱好者的一次汇报。

展览的作品包括作品和实物两个方面。其中,作品部分包括用毛笔和硬笔创作的作品,字体涵盖真草篆隶,内容以我自己创作的新诗和文章为主。实物部分主要是图书,包括从1980年到现在,我在海内外26家出版社出版的418种图书,包括字帖、教材、教程、课本和自己创作的诗歌、散文、杂感,以及在青年时代写的日记、读书笔记手稿,在各地演讲、教学的图片资料等等。这次展览的作品形式和内容比较丰富多彩。

文化大革命时期,年轻人都满怀激情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我那时是个热血青年,进深山当了地质队员。“文革”给我最大的受益是,在深山里当了个逍遥派,没有参与那些运动,得以安静地读书写字。在当时的武斗声、口号声中,我很幸运地保持了一种宁静的心态。这段经历和我后来走上书法艺术的道路大有关系。展览中有我青年时候写的日记、读书笔记,我自己现在看都有点惊奇:当年竟然写了那么多,而且是那么小的字!

我今年65岁,这30年最大的感受是,在中国做成一件事情很难。比如,我一个搞书法的,除了本行的功夫以外,还要花很多精力去处理和书法不相干的人际关系。我不善于人际交往,当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的法人代表兼协会主席时,事务繁多,苦不堪言。两年前,我辞去了这一职务,又恢复了过去宁静的心态。古人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我的感受是,艺术创作特别需要宁静致远的心态。

问:大致说来,硬笔书法在上世纪80年代逐渐大热,到90年代后期逐渐平静。在这个过程中,您始终是风云人物,字帖热销,到处演讲,当年的中小学生几乎都练过“庞体”,可以称之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硬笔书法为什么变冷了?

庞中华: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冷了,实际不然。以我的图书来说,销量比过去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当年,我的书是面向整个社会的,现在我的书完全是为中小学生编写,分类细化,种类多了,总销量也上升了。

还有一个表面现象,就是硬笔书法的比赛、活动少了,其实不是这样。1987年的《中国青年报》刊登硬笔书法大赛的广告62次,一个广告刊登出来全国响应。如今,媒体多,广告多,费用高,效果也不是很好,不少社团就直接往学校、单位等发通知来宣传推广。比如辽宁省消防总队和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举办了一场全国消防书法比赛,结果有62万人参加,而80年代最多也就几十万人参加比赛。

过去硬笔书法大赛都是社会上的社团自发组织的,没有经过国家批准,没有形成组织。而现在,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已成为在文化部注册管理、由民政部发执照的国家级社团了,各省、地、市也都成立了自己的硬笔书法组织。全国有1000多个社团,已经形成了巨大的网络。

现在学习书法是两头热:小孩热、老人热,尤其老年人爱好书法的很多。这与中国大力发展经济建设有关,年轻人工作繁忙,没有时间顾及这些。相信中国的物质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人们就会注重精神文明建设,注重书法艺术。

问:据说在北京的一些中小学,老师布置作业用电脑,学生回答作业也用电脑。孩子们写字普遍越来越差,很多成年人习惯了用电脑打字,提笔忘字的现象也很严重。

庞中华:你说的是某些不重视书法教育的学校,应该不是普遍现象。“提笔忘字”的确越来越常见。

国家教育部曾经几次发文要求中小学开写字课。我问过教育部的工作人员,为什么文件写得很好却没有落实?他们告诉我,问题在于下面不执行,有些人我行我素,教育部鞭长莫及。现在日本和韩国都重视书法,尤其日本早在1950年国会就立法规定:小学生、初中生写字是必修课,高中生、大学生写字是选修课。这个要靠国家法制规定才行。

问:亚洲很多国家提倡写汉字,你经常出去交流,他们的情况如何?

庞中华:我去过东亚和南亚的很多国家,比如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韩国,这些国家都重视书法,学习汉字的热情往往比我们还高。浮躁大概是中国人特有的状况。日本比我们更早使用和普及电脑,但是日本人并没有因此就丢弃了手写,他们以虔诚的心态一丝不苟地书写汉字,经常举行各种展览、比赛,都是有条不紊的。

东南亚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重视。1998年我们去马来西亚旅游,那里的华人社团知道后,邀请我去演讲,12天内演讲了13场,他们学汉字的热情出人意料。

现在全世界兴起了中文热、汉字热,反而在中国出现了不正常的现象——很多中国人数典忘祖了。我相信这种浮躁不会长久的,一定会过去。中国的传统不能丢。

问:书法界有一种声音,认为硬笔书法的艺术性不太够,你怎么看待硬笔书法的艺术性?

庞中华:这是一种比较偏颇的见解。中国书法的传统就是从硬笔书法开始的,从甲骨文到钟鼎文的一两千年都是硬笔书法的历史,甲骨文、篆书都是以刀为工具的硬笔书法。这次展览就是要人们知道,硬笔也能创作他们想象不出来的作品。

还有一种说法是,搞硬笔书法的人不会写毛笔字。实际上,我们不但会拿硬笔写,拿毛笔写也毫不逊色。我个人以为,从历史来看,毛笔书法顶峰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书法界很浮躁,不愿意练习基本功。我当硬笔协会主席15年,一直要求会员必须练基本功,临各种碑帖,不管颜柳欧赵,还是苏黄米蔡,必须达到形似和神似,这是很必要的,掌握传统才能创新。至于硬笔书法有没有艺术性,那最后是由群众来说的。

摘自:老余知识园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对话蔡康永:当代艺术很叛逆 但也可以很温柔